留給騰訊視頻號的時間不多了
2020-11-26 10:29 騰訊視頻號

留給騰訊視頻號的時間不多了

來源:新零售商業評論(ID:xinlingshou1001) 作者:王浠源

“為了搶占短視頻,騰訊連微信也押上了。”

“視頻號又有新玩法了!”視頻號群主劉峰一大早在群里向群友們推薦,“各位群友把群內名稱改為:在自己微信名后面加上【#+你的視頻號名】,然后別人@你,直接就可以推薦你的視頻號了。”

一時間群里炸了鍋,本來只是群友互贊視頻號的群瞬間熱鬧起來。同時,有群友發現,通過微信朋友圈輸入【#+視頻號或者公眾號】,會形成超鏈接,由此給了視頻號一個新入口。

“此功能曾在國慶期間進行灰度測試,現在再次出現,是決定正式推出了嗎?”該群友猜測道。

近日有媒體發現,騰訊申請了“微信豆”商標,雖然騰訊并未透露相關計劃,但是業內人士推測此舉可能是為了打賞和推廣業務做準備。

上半年很多人還在觀望,在10月份騰訊補齊了長視頻、直播、小商店,形成商業閉環后,“普通人逆襲的機會到了。”互聯網評論人宗寧在社群里對粉絲說道。

但是加入視頻號創作陣營的不止是普通人,企業CEO、投資人、行業專家、大V也將興趣鎖定在這個新平臺。

視頻號究竟有什么魔力,可以吸引普通人和大佬同時加入創作大營?

當人人都扎堆成為視頻號主時,是不是該冷靜思考下——

· 圍繞視頻號還有哪些機會?

· 相較于其他短視頻平臺,視頻號的核心價值是什么?

· 騰訊真的可以通過視頻號重奪短視頻領域的話語權?

· 添加視頻號的微信是否會成為一個新產品?

01 社交新名片 

“羅永浩從負債到一年還清4億,這對我觸動很大。”星辰教育創始人兼CEO肖逸群說道,這成為他從幕后操盤手走向臺前的一個重要誘因。

創業十年,肖逸群深知其中的艱難:“每個公司都有生命周期,也有可能遭遇政策、黑天鵝等各種風險因素的影響。我無法保證未來一定順利,但是我相信只要積累好個人品牌資產,哪怕遇到挫折也可以東山再起。”

帶著這份初心,肖逸群今年6月份在視頻號上傳了他的第一條視頻。意外的是,第一條視頻就獲得了100多萬播放和3萬多點贊。而他為了弱化星辰教育CEO的身份,直接認證為職場博主。

他在視頻號里發布的內容多是有關職場和個人成長,在5個月的時間里,肖逸群在視頻號上累計了8萬多粉絲,多是職場白領和90后創業者。讓他更加驚喜的是,不少之前難以接觸到的B端資源也通過視頻號連接上了。

認可視頻號價值的還有合鯨資本創始合伙人霍中彥。

他給自己的視頻號取名中彥夜讀,每天發一條透過《論語》聊創業的視頻,至今已經兩百多期了。

“做視頻號以來,有些之前加了好友但沒怎么交流的朋友開始互動了,也吸引來一些觀念相契合的創業者。”霍中彥說,“有一次,一個挺高冷的LP突然主動約我,因為我的視頻目前主要講的是‘半部論語聊創業’,他也喜歡《論語》,所以就主動來聯系我。”

現在在認識霍中彥的人眼中,他不僅僅是一個投資人,還是個傳統文化愛好者,可以從不同的角度講創業和投資。

02 熱浪下的機會 

何子龍不會想到,他的一條視頻已經有1.9億的播放量,861萬次點贊和62萬次轉發,視頻中拍攝了他口含毛筆寫字的全過程,并配字:“腳踏實地,走好每一步路。”

何子龍從小因為電擊失去了雙臂,后在老師的指點下開始練習口書,而且一練就是20年。

對于他來說,要在社會上找一份工作難度是比較大的,所以就在抖音和快手上做直播,通過粉絲的打賞賺取生活費。后來這些短視頻平臺的流量獲取越來越困難,何子龍在9月份轉戰視頻號。

雖然入駐沒多長時間,但是其視頻獲得了不少曝光跟推薦。同時,他也被香港文聯書法家協會主席邀請加入協會,另外有福建的企業家看到視頻后捐出一間商鋪給他使用。

這是視頻號帶給普通人的機會,因而有更多的素人希望被看到,紛紛加入創作視頻號的陣營。

隨著視頻號的熱度日益增高,催生了一個市場需求——視頻號培訓。

目前市面上有各種視頻號培訓課程,收費從幾百到幾千元不等。通常高單價的不僅僅是賣課程,還有機會和圈子。一旦有人在眾多視頻號主中脫穎而出,就會被邀請加入另一個社群,獲得視頻號大咖親自指導和更多曝光的機會。

想成為視頻號主的多是創業和自由職業者,更懂得資源和機會的重要性,因此這類課程很受他們的歡迎。

除了制作視頻本身的需求外,對于初探視頻號的人群而言,還有因視頻而延伸出的進一步需求,例如,如何留住從視頻號上引流來的人群?怎么做社群營銷和轉化?怎樣搭建產品體系、建立個人品牌?如何寫文案?

上述每個問題都需要找專業的老師進行學習。有人瞄準了這一市場空白,上線一站式知識付費平臺,主打線上營銷和變現,但這種模式似乎又走回了知識付費1.0的老路,雖然表面上看市場需求巨大,但能吸引并留存多少用戶還是個未知數。

除了培訓,做短視頻生產工具,同樣有市場。例如解決視頻號主記不住文案腳本的愛提詞。

竹園天下孵化了一個項目叫剪輯工廠,提供圖片、文案等素材,并能剪輯成完整視頻。標準剪輯一條58元,拼接和高級剪輯分別為35元和88元。

竹園天下會從社群成員中選擇能力出眾且有想法的年輕人,重新立項進行孵化,剪輯工廠就是其中一個案例。竹園天下CEO張希穎表示:“未來竹園會圍繞視頻號誕生一個個創新體。”

03 搶灘短視頻 

“去年底的時候,我明顯感覺到圖文的打開率和傳播率大大降低,而各大主流平臺都在推視頻。我覺得作為一個內容創作者應該嘗試一下,但是抖音、快手、B站、西瓜視頻等平臺,都不太適合冷啟動,所以就一直拖到了今年。直到視頻號內測出來后,我找朋友申請了賬號,在3月份的時候開始拍起了視頻。”經緯中國VP莊明浩講述其做視頻號的初衷。

“騰訊做視頻號很積極,節奏很快地測試、上線新功能。”這是霍中彥對視頻號的體驗,“視頻號是騰訊被逼出來的產品,它好像要迎頭趕上。”

確實,現在微信公眾號的打開率越來越低,用戶的注意力大多被視頻所吸引。之前騰訊在視頻領域的嘗試一直未獲得真正的勝利,為了搶奪這一賽道不得不押上微信。

“但也正是因為視頻號基于微信生態,成為其優于抖音和快手的核心價值所在。”莊明浩分析道。

微信有12億用戶,是最大的流量池,圖文時代的內容價值已經不足以激活這些流量,需要為其注入更多的新鮮模式。嵌入視頻號的微信已經不僅僅是一個社交工具,更是內容傳播工具。

而這種內容傳播是基于社交關系鏈的,這就保證了視頻號主吸引來的粉絲是高質量且精準的。

同時視頻號還打通了公眾號、微信號和社群,使得粉絲可以沉淀到個人微信中,成為私域流量,這對于視頻號主來說是個極大的流量紅利。

視頻號在初期內測階段邀請的是一些公眾人物或者KOL,有媒體戲稱視頻號里全是中年大叔在講人生哲理。但這也從側面反映出,視頻號更想激發的是高凈值人群的創作欲望。這批用戶雖然在抖音、快手上水土不服,但并不影響他們表達和分享的欲望。

抓住這部分用戶可以跟抖音、快手形成差異化打法,同時也會對騰訊的電商和廣告業務帶來增益。

從最近號榜發布的視頻號榜單中可以看出,內容多集中在財經、教育、創投、文化等知識分享類,但是微信的12億用戶,口味都是如此嘛?

抖音最早的一批用戶年齡段是18~24歲,經過春節期間的一波助推,用戶年齡已經上升到24~30歲。

2021年春節臨近,業內人士預測微信官方會給視頻號來一次助推,到時候用戶應該會下沉,內容應該也會更加多元化。

科技評論人潘玉良更關心的是技術層面的問題:“目前有些大流量的視頻號主做直播的時候會產生卡頓或者掉線的情況,如果春節期間出現大面積直播,涌入更多流量,到時候可以接得住嗎?”

距離視頻號第一次大考還有兩個多月,留給騰訊的時間不多了。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